上一次打 Blog 是 29/1....嗎

本來很可能29/1之後的下一篇也又是觀後感

不過早幾天想起這裡... 剛好也有感可發

開sem以來,人生就已經被填滿

被莊務、學業、為了喘氣而尋求的娛樂、為了從彷彿將要迷失的陷境中掙扎出來所作的思考

所填滿...

本來應該很充實才對,然而我好像已被麻痺了

不再像以前那般即使是小事也有將它寫成blog的意識

到底是因為已經忙得腦袋沒有這空間了,還是因為social context的轉變呢?


【學業】

其實... 這個sem的學業真是頹到不得了

然而讓我最掛心的是... 我讀到現在,究竟學到多少 Sociology 的東西

再過一個月多一點,我的Year 1 學業就完了

但我似乎能預見,到那時候,我學到的只是一點 Research 的技巧,

一些零碎的 Sociology 的 Concept (還沒能系統性地了解),

有一個 Sociology 的觸角

但好像就只有這些...

我突然覺得很浪費,我付了40000多元學費,就只是為了學這一點東西?

我覺得.... 起碼我讀完 Year 1,要建立了一個可以系統性地用 Sociology 的角度去思考的能力吧

然而這個「系統性的思考方法」我現在完全感覺不到..

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如某組爸所說,Year 1 的課程設計真是非常差?

 

【莊務 & 為了從彷彿將要迷失的陷境中掙扎出來所作的思考】

上床時間愈來愈遲

想當初剛入宿,1:00已經覺得很遲

現在好像不到3:00都不會睡..

早上起床,去上課,接近黃昏回來,然後就得去參加宿舍活動,有時連吃飯的機會都要主動爭取。(莊員們都選擇不吃飯,直接等到宵夜)

活動大部份不是10:00完就是11:00完,而且很多時候都在外面。回到宿就已經12點。

洗澡、吃個水果,這樣那樣的就快要1:00。

又或者往往是有宿生生日,又要幫忙慶祝;又或者是第二天有活動或是什麼事,臨會。

然後有一大堆零碎的莊務,就只好在1:30~3:00這段期間努力。

你說如果我不是學業夠頹,哪裡會做得來..

大日曆、Up相上facebook、Poster、傅盃PIC項目的雜務、最近還要管兩個不大不小的Event的細節..

最大問題是開例會。每次開例會都他媽的因為需要就這個就那個,只能在星期日晚開,而且還要到12:00才能開

開完3:00是正常,上次還開到4:00..

多虧了它我已經昏迷了兩個星期一,遲了兩次日文課,Miss了一個Quiz,真不知道日文會不會因此失去了最有信心的A...

 

昨晚,Terry說「溫暖的家 星期五回家的感覺真好」

我突然覺得很失落..

回想起上個sem,我絕對不會有這想法

待在宿舍很開心嘛. 很自由,又有一大堆人一起玩

我記得初初我還跟父母說,想星期日早上回來,夜晚回去,不在家睡了

現在呢... 我是連想星期五晚回去都難,昨晚本來可以的,但因為有個活動,人手不足,我又放棄了這個想法。嘛,雖然本來就只是想想而已..

但,重點是,現在彷彿是「逃離」宿舍,回去真正的家「避難」,好像回到家就可以將身為宿生會的壓力扔到一邊,什麼都不管..

真的很失落..

Terry說,我是莊裡面最將宿生會當成打工的人。「記得當初交流會說,因為莊務而忘記跟宿生玩和交流,是本末倒置。」

「呢排我都fing得多過思樺,你試下多番D出來啦,有野要做都唔好成日自己一個係房度做,出番來Lobby/Pantry做」

我... 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身不由己」四個字,卻又立即感受到它的危險 - 彷彿這就是香港社會的情況一樣。大家都以「身不由己」為理由,不斷失去自己更重要的東西...

Terry 將睡眠時間看得很輕.. 最近他睡眠時間少得誇張,有兩三天都接近通頂,不通頂也不過5,6小時

可是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睡眠時間... 假如我的東西拿出來做,效率又得低很多

這樣3:00哪裡能睡....4:00都成問題..

而且,大日曆的整個製作系統都在房間裡;Upload相片要用LAN線才會夠快...

這就是我那被填滿的人生 -

而且下個SEM,我應該會更慘..

「你好似愈來愈少真心想出來玩」

其實我的確很多東西都不是真心想玩的 - 本身我就不是一個喜歡運動項目的人。我喜歡打的只有羽毛球、後來覺得足毽也不錯,但8個傅盃項目中就真的只有這兩個我會真心想玩。

羽毛球我每次都有去 - 除了上星期三實在走不開。足毽嘛... 很多星期六和星期日的練習,我就都去不了。一至五的練習我就都盡量去的了。

但其實像 UNO、康樂棋、跳大繩、攻城等等 我是真心想玩的。

但在莊務逼人的情況下,不想再變得更遲睡,我唯有先做莊務....

康樂棋則喜歡玩的人不多。能跟我打的人更少...

跳大繩和攻城我都有出現,也真心想玩啊 Terry。

你可能會說... 其實活動的形式只是其次,活動的人才是重點不是嗎。

能跟一班人一起玩,什麼都開心嘛。

....上sem的我,也一定會這樣想。但現在帶著宿生會這個立場,感覺不由得改變。

現在想起來,或許是因為我在坐享上莊的其成才會這麼開心..

無法那麼投入,大概是因為自己已經不是以一個參與者的身份來參加。

搞得好不好,有什麼需要注意的,隨時應變的心理,宿生優先,拍照拍片...

這些都讓我脫離了「參與者」這一身份。

誰希望宿生會像上班?我也不想。但真的沒辦法...

 

上莊是為了什麼?

我還是覺得,我上莊不是為了上莊的過程,而是犧牲上莊的過程換取落莊後得到的東西

本來有想過 Quit 莊就是因為覺得得到的不如犧牲的

但我相信不會... 起碼本來兩者就很難有可比性

話雖如此,如果到頭來真的覺得得到的不如犧牲的,那就悔死了

或許我真的應該重新審視一下這個想法..

如何令上莊的過程中犧牲的東西變少 - 這大概是我目前,在明華堂這一方面,面對最大的難題

 

【為了喘氣而尋求的娛樂】

為了喘氣可能是藉口吧...

最近我發現我懶得思考了

一有空就拿起手機玩 Pokemon

是時候改一改這壞習慣...

多思考一下比較好

 

另外,利用這兩個週末,《伝説の勇者の伝説》快要看完了

挺好看的,明天應該會出到觀後感~

真沒想到竟然還能看完一套動畫... 嘛,莊務通通都要在宿舍做就是了

都是完成了才回家....

倒是 Reading 不看不行了 @口@

沒想到這Blog一打就從7:00打到11:10...... (中間吃飯、看電視LOL)

創作者介紹

夢の調べ.霊魂の音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