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這個非常時期

香港正面臨重要關頭的時期

也不打一篇的話

實在對不起「打Blog」這一個興趣

 

為了連放五天,今天我也請了假

在家裡看動畫

剛剛心情卻被facebook上有關藍絲帶暴力集團的消息完全破壞了...

當非禮不再是比喻的時候(非禮比喻︰http://forum4.hkgolden.com/view.aspx?type=BW&message=5406296)

這個社會最惡劣的本質也被一層一層剝開

展露出來

 

我是個懦夫

我很清楚我支持佔領運動 (起碼在大目標上)

我也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不作出犧牲,是不會有收穫的

我卻始終不願意去作出犧牲....


 

【這場公民抗命的本質】

當初,佔中三子之一陳健民,

在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早會中,

說佔中的目的是 -

藉由他們三個在社會中有生活保證,有社會地位的人,

也要為了民主去故意觸犯法律,被檢控,

希望可以令那些還未醒覺的人覺得這個政府荒謬之極,從而醒覺

不過,佔中從當初計劃到現在「執行」

中間已經過了太多的時間

與政府有非常多的角力

在這段期,不需要佔中三子被拘捕,

政府也已經展現了充分的,更甚的荒謬和離譜

所以佔中當初的目標,在進行之前,我認為是已經達成了

到現在真正執行,它的目標和手法都已經不同

由最初只是打算三個人堵塞馬路,

變成現在全城加入,造成真正的堵塞馬路(原意並沒有打算真的造成堵塞)

其目標已經不是喚醒民眾

而是變成真正的公民抗命

當一切和平的手段都沒有辦法爭取到一分一毫的民主之下

只好真的威脅政府妥協。

 

【前景】

然而,當這場運動變成本質與罷工十分類似的時候

就意味著「若民眾不作出什麼犧牲,則無法換來什麼收穫」

要知道,堵塞馬路確實是觸犯法律的(這我沒有去考證,但陳健民當初是這樣說的),

只不過因為太多人而沒有辦法真的全部進行拘捕。

於是警力唯有使用武力甚至過份武力以至暴力的手段來驅趕示威者

胡椒噴射器、催淚彈之類的,其實都只是肉體上的一時之痛,算不上什麼犧牲

為了換取一點成果,還需要更多的,真正的犧牲

例如像我這樣,如果到現場參與示威,家裡將不得安寧(而事實上如果這種情況的人都走到現場,我相信真的會多非常多的人)

又或者真的使用鎮壓手段,出現傷亡

這個局面才有可能改變,我是這樣想的

(雖然確實是可以透過政治遊戲來談判,但由於力量上的壓倒性差距,我認為現階段一切談判都對結果都是沒有幫助的)

畢竟整個香港的命運依然全權掌握在中共手裡

甚至我覺得就算真的出現第二場六四,

也許局面還是會像當年一樣沒有改變...

 

【條件不足】

說到底,原因還是因為力量上的壓倒性差距

而造成力量上壓倒性差距的原因,

還是在於願意犧牲的群眾不夠。

而更根本的原因是,

在這個城市裡,有太多的人真的願意繼續在中共政權的魔掌下苛且偷生

昨晚跟朋友們也討論過,

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大概是罷工

但即使在民怨如此沸騰的情況下,你我都知道,

要做到罷工還是非常困難。其實這件事真的頗離譜。

 

為什麼我說條件不足呢?

因為未覺醒的人真的是沒有足夠的智慧(遠見)和知識,

去明白為什麼我們要進行抗爭

很多人仍然只看得見眼前的利益

很多人依然甘願受一個專制政權的統治

而這些不足的條件,是(幾乎)不可能在短時間之內賦予這一群民眾的

你說我悲觀也罷,

但我確實是覺得,光憑條件充足的民眾,是沒有足夠力量去改變現狀的。

你看就算過了今天黃昏警匪合作的暴力事件

那些人還是無動於衷,就知道就算這個政權多麼暴力

只要不會影響到他們自身的利益

他們就不會覺得有問題

這個問題是需要教育去解決的

但思想教育這群人可以說是徒勞的

似乎只能靠下一代來取代他們的位置

 

【我的立場】

佔領運動發展到現在,

其實參與者之間的立場也有微妙的分別

我自己雖然支持整個佔領運動(或,是次公民抗命)

但其實我不支持把重點放在警民之間的對立

很多人在facebook上宣揚警察有多暴力,

但我就則覺得宣揚警察的暴力其實沒有好處

警察是政府的權力執行者,

我們的共同敵人應該是政府才對,如果把敵對關係由人民vs政府變成人民vs警察,

我認為不會對爭取我們想要的東西有什麼幫助。

有些警察固然是可惡,例如大家都看過的,拍一拍老人的肩膊然後朝他臉上噴上厚厚的胡椒。

但這是所謂路西法效應,是該名畜生警察應遭天遣,而不是要民眾覺得凡是警察都是仆街。

我也有看到過某些影片中,示威者對一群站著不動的警察叫罵,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情況。

還有就是這個公民抗命運動中,摻雜了不少對內地人的種族仇恨在裡面

原理上跟警民對立是一樣的,

我們要憎恨的不是內地人,而是令內地人可以合理地擾亂香港人生活的這個政權

(簡單來說,就是我覺得有很多人把憎恨的焦點放錯了)

另外就是把佔領行動擴散到多個地方這件事

我覺得這種行為真的和搗亂區別不大,

我們的目的不是令更多人受到損失,而是令政府受到更大的壓力

遍地開花不應是Literally的遍地開花,而應該是在多個維度上的施壓(此Idea由Terry Chan提供)

 

有人會質疑,其實還有這麼多人不支持這場運動

我們爭取的真的是大多數人想要的嗎?

而我的回答是

就算不是大多數人想要的

我認為爭取自己相信的價值,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去努力,是無可厚非的

所以我不會說什麼道德

在這個角度看,這場運動根本不道德

是一群「自私」的人為了爭取自己(和幫其他人爭取)想要的制度

也不惜損害其他人的短期利益

但我們自私得問心無愧

我們就是「暴力」地屈所有人要一個民主的制度

因為我們都堅信有制衡的政權一定比沒有制衡,可以為所欲為的政權好

 

 

【但我問心有愧】

其實我心情很矛盾

一方面我十分支持整場公民抗命

但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局面十分悲觀

而因此不願意為了那極之微小的可能性,

去作出個人的犧牲

就這一點,我覺得我愧對現場進行抗爭的人

更重要的是我愧對完之後還是說服不了自己走到現場去

進而開始討厭自己了...

, , , , ,
創作者介紹

夢の調べ.霊魂の音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