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 Sira。今天呢本來是由某某同事來說我這一部份的,不過因為她臨時有緊急的會要開,去了上海,所以大家將就將就,我會代替她說這一段...」

站在台上,我自介著,意外地發現,自己一點都不緊張。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

「緊張」有兩個意思

一個是指「心情混雜了激動、害怕、不安」

一個是指「在乎一件事情」

所以,也許我一點都不緊張,就是因為我一點都不緊張。


 

工作以來,這是我第一次當 Speaker

我原以為,公司讓我嘗試的第一次,會是一次我熟悉,有時間預備,和一個不重要的 Event。

誰知道 - 我兩天前才知道我要講;我對我要講的內容可謂一竅不通;而這個 Event 的出席者是要付錢的。

(當然,我佔的只是一小部份,時間上來說大概 1/6 吧)

 

你問,我講得好不好?

哈。我也不知道。

像我剛才說的,我一點都不緊張。台上講的,跟我練習的時候,還原率可能還超過100% (我只粗略的練習了兩次)

但要是沒有一位上司給我補充的內容,我感覺我說的,要麼是廢話,要麼是我根本不懂的內容。

這讓我很不安。

 

我的同事們都很好,一直在鼓勵我,叫我自信一點

我會問,自信從何來?

什麼叫「自信」?就是「相信自己」,可以我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說的是廢話,何來自信呢?

於是從這裡,我開始了一場思辯的旅程

這個旅程除了自己,也有同事和朋友的投入。

感謝這些同事與朋友。

 

我的第一個困擾是 - 「我自己都覺得自己說的是廢話」

反駁︰「這只是你自己覺得。你怎麼知道別人覺得是廢話呢?」

我︰「參與者都不是傻瓜,他們都是一些 Marketing Manager,對這些內容肯定有一定的了解。」

反駁︰「如果他們看過日程,覺得自己都懂的話,為何還要來聽?」

我︰「你說得對,可是我自己也不懂啊。」

反駁︰「可是只要你懂的比他們多就可以了。」

我︰「我就是覺得不會啊。而且這是一個期望的問題,別人付錢來聽我們說話,他們一定期望我們是這方面的專家。」

反駁︰「這並不一定。我也有曾經付錢去聽過一些演講,也覺得很多都沒什麼內容。」

我︰「我就是不想成為這樣的人啊。我不希望自己是那種『識少少扮代表』的人。」

反駁︰「你沒有必要這樣想。裝懂其實只是一種風格,你大可以用一種『和聽眾一起去探討和學習的姿態』去進行這場演講。」

我︰「可是公司對外的宣傳會讓人覺得我應該是有豐富知識的啊!」

反駁︰「那你不舒服的地方,到底是公司給你扣高帽子,還是你不想說說服不了自己的內容?」

我︰「我想兩個都有吧。」

反駁︰「其實這個世界上沒有誰全部都懂。如果要全都懂才可以講的話,那這世界上可能沒有人有這個資格。理論上聽眾應該要有好的心態,他們不是來踢館的,而是來學習的。假如他們覺得你說的是廢話,有兩種可能,一是你離題了;二是他來錯了。所以如果你沒有離題,那就是他自己不應該來聽你講話。」

說到這裡,我想,大概最根本的問題是,時間實在太緊逼,一切都太突然,以至於我沒有時間去了解這段演講的「題」到底是什麼,而公司又是怎麼定位我的。

 

回到最初我說的,我一點都不緊張。

我想... 大概是我已經習慣了要去做一些自己不擅長,沒有把握的事情。

也許因此我已經開始不在乎說得好不好了。

我反覆思考,我覺得這很可能是職場上的常態吧

所以或許我真的要習慣這種事情

說到底,就算搞砸了,責任在公司又不在自己。(就算公司會把罪怪在你頭上)

(如果是自己自薦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只不過,這次事件,我是有一點覺得損了自己的人格 / 形象

因為就像我上面提過的,我不想讓人覺得自己是一個「識少少扮代表」的人。

 

不過總算,我想今天過去,也應該沒有人這麼想吧...

但同樣的事情實在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 ,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