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真是很久沒打這麼正經的文章了

說起來近年思想三觀皆已定型,不像中學時代那般衝擊滾滾來

想起來中學時代思想最有衝擊,打最多文章的時候,也是開始接觸動畫之後的三年左右

這些年動畫的題材也看得差不多了,也因此思想受到的衝擊也不多了

人往往是在接觸新事物的時候,話比較多。像我剛進職場的時候也是如此

 

像今天這篇的出現還挺隨機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XD

其實我想大家看到標題,也不難猜出我想說什麼

不妨先想想,再接繼續閱讀?


我盡量廢話少說

隨著社會的變化、資訊科技的發展,

若再以「中文」「英文」來定義「語言」,其實已不合時宜

大家試想像自己是個古代人甚至原始人 -

那時用「中文」「英文」這種層級來定義語言其實問題是不大的

因為很大程度上當人們使用同一種「語言」時,其身處的社會及文化環境確實非常相似

(然而,不要忘了還有方言的存在)

現在,看似大家都在說同一種語言

好像打破了方言給我們帶來的語言隔閡

可事實上有別於方言的另一種「地域性」語言事實上還是存在的

聰明的你必然想得到,這種地域性並不是地理上的地域了,而是由於互聯網的誕生,在網上互動的行為愈來愈多所產生的「地域性」。

有幸,我們這年代恰好見證著互聯網的誕生,以及它所來的變化。

而且事實上我也曾親身經歷這種變化給我帶來的影響

說個小故事 -

在我中三的時候,喜歡玩Online Game,而且專挑台灣伺服器玩。

因為那時我覺得網上的台灣人很新鮮,很幽默,又很友善(言下之意,自然是拿來與香港比較)

與他們聊天之間也深受其「語言」影響。

就在那時我認識了「囧」字

雖然現在人人都認識此字,

可是在那年,這個字還遠遠談不上流行,我身邊知道的人寥寥無幾。而我卻因為覺得非常有趣(有趣在於這個字能打出來;確實存在;有讀音;卻是個表情符號)

在生活中卻卻故意「宣傳」此字,比如說在午膳時間在黑板上背默寫上這樣的東西︰http://uncyclopedia.hk/wiki/%E5%9B%A7#.E5.9B.A7.E7.9A.84.E7.B9.9E.E5.8F.A3.E4.BB.A4

那時我還小,尤其是我這種性格,正正不懂得「我在用的這個『囧』字不是別人的語言」這個道理

情況就像你在一群地球人面前說火星語

你不單不能引起別人的共鳴,更會令人覺得你是外星人

而沒有共鳴的更深層次原因是 - 他們並沒有跟你經歷同樣的Online Game世界,沒有跟你一樣跟台灣人聊過天。

就是這樣 - 互聯網帶來了一個以前接近不可能出現的情況︰身在同一物理地域,卻說著不同的「語言」。

 

不過,我想說的並不止是上面這種情況。

上面只是一段引子,好讓我帶出兩個訊息︰

1. 我們可能誤以為我們跟其他人語言互通

2. 世界的跨物理地域性互動很可能超出我們的想像,影響著我們的生活

即使是上面所說的「囧」字,說到底其實跟「中文」「英文」依然在同一層級。

試想,「語言」列底是什麼?

其實這不難想到。語言其實是「表達概念的方式」。

所以這個世界還有「身體語言」、「程式語言」等等。

在我剛開始讀社會學時,曾有一師兄跟我說︰「在我看來,統計學其實是一種語言」

其實我不肯定我有沒有明白他的意思,不過套用「表達概念的方式」,這種說法也真的沒有錯

統計學就是用數學與概率來表達一個命題是否可信

 

換言之,我想說的是,

即便現在我們身處相同的地理地域,

卻很有可能因為日常互動有不同的文化環境,

導致其實我們在用對方不能理解的方式來表達概念,卻誤以為對方理應可以理解。

比如說香港現在的情況。

我們必須承認,我們以為的「主流意見」,無論是哪種陣營,從數據上來看都不是真正的主流意見。

而現在這些陣營之間卻沒有有效的交流 - 彷彿對方皆已以為對方都是冥頑不靈之輩,只有浴血奮戰,對抗到底,才能獲得勝利。

以往,這種情況只有出現在不同社會階級之間 - 因為不同階級之間生活條件不一,文化不一,自然語言不一,無法溝通。

可現在由於互聯網的出現,導致即便處於相同階級,卻有截然相反的意見出現。例如絕大多數家庭中父母與子女政見不合。

當然,我相信在以前沒有互聯網的時候,父母與子女之間政見不合的情況依然屬大多數,可是我也相信如今應該更多;甚至同齡人之間的政見分歧也不容小覷。

如今,中共政權的「魔爪」可謂把香港穩穩抓在掌心 - 銅鑼灣書店之事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 很明顯香港是沒有力量抵抗中共破壞一國兩制的。

那麼,就算我們很樂觀的認為,我們還有希望;很堅強的認為,我們應該繼續抗爭;

我想,我們難道不該著眼「語言不一」這個問題嗎?

很現實也很簡單 - 我們若要擴大成功抗爭的機會,那就需要募集更多的力量。我想這些力量並不是在議會上拉布拉得長不長;衝擊鐵馬衝擊的力度大不大;罵政府罵警察罵得有多難聽;

我一直認為這些行為只會讓我們損失更多潛在力量 - 因為香港還有很大一群人不喜歡這樣的抗爭方式,故他們會選擇繼續沉默,甚至支持建制。

如果我們要認真爭取更多力量,應該踏進他們所互動的世界,用他們的語言,表達相同的價值,這樣才可能獲得他們的支持。

當然,事實上確實是有冥頑不靈的人(即,與他們之間並沒有共同價值可言)。對那種人,可就不是語言可以解決的了的了。

可是,我們現在似乎拒絕進入對方的世界,拒絕了解對方的語言,把自己圈在自己的「Social Comfort Zone」(嗯,我自創的詞XD)

這樣對大局根本於事無補....

當然了,我並沒有批評別人的資格,因為我自己也沒有這樣做。我只是很不負責任的把所觀察到的寫出來。

 

可能有人會覺得我離地,那麼我就嘗試說些落地的 - 

到底長輩的世界,用的是什麼語言?

要知道這些,就要了解他們相信什麼。而據我觀察,至少有以下幾點︰

- 相信歷史

- 相信權威,因此相信古語有云(中國人的惡習啊)

- 會以國家角度出發來思考

如果大家相信自己所堅持的價值是真理,定能通過以上幾點的考驗(換言之,能用以上這些角度來表達相同的價值)

下次如果大家想要說服一些尚可教化的長輩,不妨試試從這些方面入手,說不定有新的效果呢。

 

其實香港的情況只是其中一種我想說的東西。

如今社交網絡會令「我們以為對方可以理解」這種情況加劇,

如果我們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繼續活在我們的世界,

則世界會變得愈來愈撕裂 - 與大家所夢想的「世界和平」將會愈來愈遠啊...

, , ,
創作者介紹

夢の調べ.霊魂の音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