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因為我的網友圈子收窄了很多,會看我個人生活題材的台灣人不多 (而且看了也沒意思 lol)

所以從此以後,我的生活文章會用廣東話來打。會比較傳神。

 

好耐冇寫啦~

想當年第一份工,一開始壓力大到不時都要打一篇來抒洩下。

而家唔駛啦,每日返工就算稱唔上開心,至少可以話好充實。而且冇咩壓力

完全冇個種星期一要期待星期五既感覺

我一開始仲以為會好辛苦,畢竟同Engine Grad比,經驗太少啦。但估唔到,難度可以話係岩岩好

或者其實能力係激發出來架啦XD

除左報告下工作近況之外,最近情緒都有D奇怪,明明工作好愉快,但就覺得生無可戀。

唔好覺得驚訝,其實冇乜野,亦都絕對唔係睇唔開,你睇埋落去就知。


【關關難過關關過】

其實到目前為止三個半月,我已經寫完兩個App (雖然第二個只負責一半)

第一個已經Publish左,雖然你應該就唔會用得著,但好奇既話可以睇下佢係咩來

哩個App有唔少部份都係我冇接觸過既 (當然啦XD)

所以有D都真係好有難度

例如,如果你而家去下載,然後去Year-round offers都可以望到,右手邊的Fast Scroll Bar,同每個Section都有一個字母既Header

不要睇小哩兩樣野,其實(至少對當時既我來講)係好難整架

而且除左哩D之外仲有D細節位比想像中麻煩.... 例如你Register,填完一個field跳去下一個繼續打字,一般來講都唔駛特別寫,但如果D Field類型唔同,或者要跳去另一個區域,就要搞到好複雜。就算想將一個Dialog整做圓角都好麻煩....... (不過而家用Fresco哩個Image loading既Library之後就好簡單)

仲有後來Debug左半日先發現到,原來QR Code係有分編碼,手機既QR Code Scanner可以Scan用UTF-8編碼既QR Code;但當時測試個陣用條碼槍Scan,原來唔可以用UTF-8,一定要用ASCII.... 我一直都以為QR Code唔會有編碼之分....

總之,第一個App,雖然整體難度同花既時間,都比一開始預計既少同小;但途中真係遇到好多問題,每天都係挑戰;但咁岩每次挑戰最後總能成功克服,所以我先話每日都過得好充實。

而且就算你發現難度滿足唔到你,你就可以去學D新野,Apply落下一個Project。

我做完第一個App,就即刻去學RxJava,花閎時間又比想像中少,所以係第二個Project就直接用嚕。

唔講唔得,真係好好用。雖然應該冇幾個人知道我講緊D咩XD

 

【Lunch Alone Forever】

因為我舊公司同事關係真的莫名地好 (可能係因為有「共同敵人」)

所以幾乎每日都會一齊吃Lunch,而且最少都係4個人既規模,有時候一多就10幾個人一齊食。

雖然我早就同自己講,唔好期望係其他公司,同事關係都仲可以咁好;

但我我都估唔到結果幾乎每日都係自己食飯XD

嗱,你唔好覺得我慘,或者話我跟同事關係唔好,

我覺得哩個係一半巧合,一半文化

巧合既部份係,因為我入去之前,食飯既圈子其實就已經固定左;而固定既班底又唔會主動問你一唔一齊食飯,正常的確唔會有咁熱情啦。(雖然我舊公司又真係會咁熱情地對待新同事)

而有兩三個新同事都有自己既原因一個人食。我有嘗試邀請過另一位新同事一齊食,但俾人拒絕左XD (人地有約啦)

而一半文化係指,三個月之後,雖然都可能只係習慣左,但就算我每日一個人食飯,都唔會有跟同事疏遠既感覺 (根本好多人都係一個人食)。而大家的距離亦都慢慢咁一點點地拉近。

做哩行既,一般性格都比較內向啦,包括我。

其實一個人食飯都有唔少好處。例如想去邊就去邊;你有手遊想玩可以盡情玩 (而我公司既手遊文化非常嚴重);唔駛等位等餐死;食完又可以自己去海濱公園散下步。

 

【在觀塘區返工真係好幸福】

可能科學園既伙食實在係太垃圾,我覺得觀塘區食飯既性價比簡直就係科學園既無限倍,

你可以去一D工廠大廈裡面既飯堂,30幾蚊就已經有比科學園所有餐廳都好食既快餐。

如果你豪少少,50幾蚊,根本就已經周圍都係美食。

再加上我屋企離牛頭角真的很近 (車程短),結果我返左工三個月,肥左三公斤....

最近開始努力控制體重QAQ

 

【生無可戀?】

其實一般來講見到人話生無可戀可能會覺得好嚴重,

但你諗真D,佢只不過係話「生命冇咩值得留戀」,同「生不如死」仲有好大好大既距離~

更何況世界上仲有好多人即使生不如死都寧願繼續堅持落去...

至於點解會咁覺得 - 我諗未必係因為「發生咩事」,只可能係幾件小事既累積,trigger到我再次意識到一個事實 -

「我人生追求既野,其實一直都冇得到過」

熟我既人會知道,受日本動漫啟發薰陶嚴重,我人生追求既係「羈絆」

中文係冇「羈絆」哩個詞語的,而係要譯日文既「絆」而夾硬製造出來既現代詞。

最最最簡單地理解可以話係人同人之間既Bonding,

但我至少會用多少少字,咁樣去定義佢︰「人生在世,無論如何都會有所束縛;真正既自由唯有死亡。而羈絆就係阻止你去追求自由(死亡)既束縛︰當你面臨死亡,有冇唔捨得割捨既關係?」

而當我咁樣問自己既時候,好遺憾,好似真係冇。

At least 冇好唔捨得囉... 當然好Friend既人都係有既。但又未至於令我會留戀現世咁。

所以其實係真係我自己問題。於是我係度諗,係咪自己既感情愈來愈麻木,變得咩都感受唔到。

 

尋晚同兩個舊同事食飯,都有傾哩個問題。

我(地)既結論係,其實我對關係既Expectation太高,導致期望有落差造成失望。

我之前對母親都係咁。深受CLANNAD影響,我覺得親人係好重要既關係,係我最容易可以建築羈絆既關係。

但咁多年落來,最後我都係放棄左。父母唔係可以選擇既人,佢地既三觀實在可以同自己差好遠。換句話講,如果佢地唔係你父母,你根本永遠冇可能同佢地做朋友。

於是我大幅降低我對母親既Expectation。之後我地既關係就明顯有改善;但哩種改善係相處上既改善,少左鬧交,但「羈絆」就好弱。唔會唔捨得自己既母親喎!

而最近我亦都發現,我以為係好好既朋友,點解好似識得愈耐,關係反而愈差?

其實係咪人地根本冇當我係好好既朋友,只係我自作多情咋?

定係因為我以為同人地距離好近,結果人地反而驚左我,好似磁鐵咁俾我推返走?

而有個舊同事講左一言,都有少少驚醒夢中人既感覺︰

你地可能成日一齊玩,好有共同興趣,令你有好Friend既錯覺;但其實你同佢地根本就唔夾。

事實上我同好多「我以為好好既朋友」,甚少談心。反而同尋晚食飯既其中一個舊同事傾得仲多,仲自然。哩個我自己都覺得係一個有力證據。

所以到頭來,又係Expectation既問題。我以為好Friend,期望大家關係係好好,但原來唔係。

 

於是,我開始降低返我既Expectation,同時嘗試減少Group形式既溝通,盡量多D單對單,睇下會唔會有幫助。

 

總結 - 捨得父母,捨得朋友,冇女朋友俾我唔捨得,咁咪生無可戀囉。

人類是犯殘的,我承認我可能身在福中不知福。既然係咁,就應該將自己係福中抽返出來,重新激活返對幸福既觸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よあけ 的頭像
よあけ

夢の調べ.霊魂の音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