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本來沒有打算再看一次Fate/Zero的

不過因為我四年半前寫的這篇東西居然有接近5000次瀏覽,

而當時我也只是抱有凡看動畫都寫觀後感的心態 (現在已經不會了) 來寫的

換言之其實只是寫給自己留念看的,寫得頗垃圾,卻沒想到這麼多人Google到這裡來

留言也有不少是批評我寫得不好 / 沒有認真看的

嘛,我是肯定有認真看啦,只是看的時候實在沒有做筆記,看完都變成記憶碎片了

為了不要誤人子弟,我決定再看一遍,再寫一篇

而好作品真的是值得看兩次的。

第二次看完以後評價依然是 A


首先,我必須聲明,我的觀後感只針對動畫,我不是原作黨;

我認為動畫應該作為一個獨立作品來欣賞和評價,用原作去補充動畫的缺憾,對其他動畫作品來說是不公平的,因為作品的價值跟需要觀賞它的時間是有很大關係的。

如果我必須要看花時間看完原作才可以理解動畫的內容,我為什麼不直接看原作就好了呢?

所以我在前一篇裡面說Fate Stay Night (注意,不是近年的Fate Saty Night UBW) 垃圾,是指動畫垃圾,我也不打算收回這個評價。

 

【上一次的觀後感問題在哪?】

問題在於,Fate Zero 這部作品本身的確有數個主題,而當年沒有筆記的我沒辦法很好地梳理、區分這些主題,

所以碎片化的記憶組合不起來,對作品的理解就淺了。

當年我把主題切成 何謂「王」、切嗣的心路歷程、聖盃的本質、綺禮的內心,

首先「何謂『王』」的確是一個小支線,但切嗣和綺禮的內心其實應該看成同一個主題;而聖盃的本質真的是我想多了,完全可以把它當成純粹一個設定來看。

而借聖盃戰鬥來刻畫每個Master和Servant的心願這一點,我倒是漏了。

 

【高水準的戰鬥畫面】

以前對作畫不敏感,可能現在看的數量夠多了,自然而然就發現Fate/Zero的戰鬥場面真的是非常精彩。

不過其實最精彩的還是第一次Saber vs Lancer和最後切嗣vs綺禮

印象最深的還是切嗣vs綺禮

雖然我真的很想吐槽綺禮那些非人戰鬥能力是哪來的 =,=

作畫用說的沒什麼意思,我就把這場戰鬥貼出來吧

以下開始透劇

 

【Fate/Zero,甚至我想可能是整個Fate系列的中心思想 - 「正義」】

其實這是個老到掉牙的問題了 - The Trolley Dilemma

這主要從佔故事比例約三分一的切嗣線來展現

切嗣小時候為了不讓世界上更多人犧牲,親手弒父

娜塔莉亞也跟他說,切嗣作為一個殺手太優秀了,天生就擁有無視自己情感扣下板機的能力

這一能力之後也展現在娜塔莉亞身上...... 為了不讓更多人變成殭屍,他又親手殺了自己視為母親的娜塔莉亞

炸完飛機之後他崩潰了

切嗣既不想經歷這種悲痛,卻又想拯救這個世界,怎麼辦?只好尋求奇蹟 - 聖盃。

好了,到他真的得到聖杯了,聖杯問他的正正就是道德兩難的問題

有兩艘船,一艘有200人,一艘有300人,兩個船底都開了洞,現在只有你能修復這個洞,但時間只夠你修復一個,你會修復哪個?

當然是300人的船啊。

那麼,如果200人那艘船逼著你修復他們的船呢?

切嗣還未回答,聖盃就把200人慘死的景象呈現在他的眼前。

沒錯,這就是切嗣一直以來的做法。

Lancer、Keyneth和他的未婚妻,就是Fate/Zero為了展現給讀者看,切嗣這種做法的黑暗面,故意安排的一場悲劇。

Keyneth你可能會覺得該死,但Lancer應該大家都覺得好可惜好慘吧?

那艘200人的船上,也可能有著Lancer這樣的人啊。

咦,但你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說切嗣的選擇是錯的。換了是誰,應該都會選擇300人的那艘船。(這個問題跟親手屠殺另外200人是沒有關係的,那個景象只是一種誇張,為了清楚呈現切嗣親手葬送200個生命的表現)

而且,這種情況下是逼不得已的。沒有人類有資格責備切嗣的選擇。

正是為了達到沒有這種悲劇的世界,切嗣才向聖盃許願的。但聖盃卻告訴他,我根本沒有辦法~ 把你討厭的人類都殺光光就可以了啊 :D

(事實上,娜塔莉亞也有跟切嗣說過這番話︰「如果你能把世上所有惡人都殺掉的話,說不定就不用再親手殺人了。」這時娜塔莉亞見切嗣居然在認真思考,於是跟他說「別認真,我說笑的」)

於是切嗣用兩個令咒,加上Saber的夙願為代價,毀掉了裝著「Angra Mainyu」(世間所有的惡) 的容器 - 聖盃(真的只是容器,也是愛麗斯菲爾的屍體。真正的聖盃應該是指Angrya Mainyu才對)。

你把裝著水的杯及打破會發生什麼事?水會流出來囉。

於是Angra Mainyu流出來毀滅了冬木市。

切嗣又一次以冬木市為代價,拯救了全世界。

但你發現,他一點都不高興,一點都不安心,反過來他崩潰了。

他的選擇錯了嗎?沒有啊,他依然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選擇了數量多的那一邊。

接下來就是我的解讀了 - 

我認為切嗣錯的不是選擇,而是心態。錯在他不惜犧牲自己的情感,用純粹的理性和數量來衡量生命;但他卻沒辦法真正捨棄情感,化成修羅。

神奇地是,前幾天我無聊在看以前的觀後感,發現物語系列有寫過幾乎一模一樣的哲學思想︰

那是關於「何謂正義」的阿良々木的一段說教

對不對 (這概念存在嗎?) 我不知道,但至少思路很有意思

「為了別人,犧牲自我」並非真正的正義 -> 偽物だ

自我滿足才是真正的正義 -> 本物 (真神奇,這點又跟《間客》男主角的思想設定一模一樣)

最後切嗣已經不管世界正邪了,他只想守護身邊的人。他自己也說,自從伊莉雅之後,他就沒有再失去過身邊的人。

 

至於我為什麼說可能是整個Fate系列的中心思想,是因為我發現在後來的UBW(動畫)中,主題也差不多是一樣的

但是無論是偽物語還是UBW,都比較正面地支持這種利他主義。反觀Fate/Zero就比較徹底地否定切嗣。

UBW︰

例如它有提及到「並不是為了自己的行善只是偽善」的概念和「即使是偽善也值得堅持下去」這兩個觀點也很有意思

偽物語︰

...「為了別人,犧牲自我」並非真正的正義 -> 偽物だ

自我滿足才是真正的正義 -> 本物

然後再回頭指偽物並不是不及真物的東西

這一點可以說是偽物語的中心思想

要我說,這之間也許沒有矛盾。誰說堅持偽善就不是為了自己呢?

 

【另一邊廂 - 以惡為樂的言峰綺禮】

我自己認為,雖然切嗣線獨立也可以成為一個完整的故事,但言峰綺禮的存在,是錦上添花,是畫龍點晴。

我這麼說,是因為你不能否認世界上有言峰綺禮這一種人存在,但你會否否認他有生存的價值?或者問,你認為殺了他算是彰顯正義嗎?

以故事設定來看,言峰綺禮是一個天生嗜血,以他人痛苦為愉悅的人。

金閃閃曾經說他對雁夜特別上心,這是因為他在雁夜身上發現樂趣。這種樂趣就來源自雁夜自身悲劇的命運。

故事中,我認為Caster的Master龍之介是一個與綺禮在另一層面上的對比。

他們兩日都是天生以痛苦為愉悅的人,但龍之介選擇坦誠面對這種黑暗,綺禮則可能受到教會的洗腦,不自覺地壓抑這種欲望。

聖盃同等看待龍之介和綺禮的欲望,我認為正正代表作者認為人類本身就具備這種黑暗面

而如果你把它當成是要消滅的存在去看待的話,那麼反過來說,你對他們來說也是要消滅的存在。

而綺禮跟切嗣的對比,我認為有點在嘲諷切嗣的意思︰你說要拯救世界,但你定然不會拯救綺禮這種人;那麼你拯救的到底是世界,還是自己的正義?

切嗣和綺禮都存在的世界,才是這個世界本來的面貌。

 

綜合兩條線來想,我認為人類應該坦誠面對自己的情感。不知道這是否也是作者想表達的就是了。

切嗣和綺禮的共通點,就是都沒有坦誠面對自己的情感,直到最後才醒覺。

他們兩個的確很相似,只不過是情感自身有著天淵之別。

什麼叫兩難?兩難就是無論選擇哪邊,你都會失去某些東西。

但當你坦誠面對自己的情感,無論你最後決不決定炸掉娜塔莉亞的飛機,但那個至少是你自己的決定,不是世人幫你下的決定。

 

至於「何謂『王』」這一支線,我覺得就不太有必要去深究了。

故事沒有花特別多的篇幅去拓展這一部份,

我覺得比較像是讓這部動畫不那麼無聊的調味之一;

硬要說的話,不同英靈有不同的願望,不同王有不同的王道,這也是世界多樣性的其中一個表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夢の調べ.霊魂の音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愛德
  • 您好,看了ZERO第二次想必有更深刻的見解!
    你的發表的看法很獨特也很不錯,想必花了很多時間去了解,
    只是可惜的是我想說,我看完ZERO只有一個感想,畢竟作者不同表達的理念當然有誤差
    但是給我的感覺是他並沒有把fate該表達的表達出來,
    FSN基本上要跑過三次Fate、UBW最後再跑HF線才能完全感受到他的後座力
    遊戲是綁定這樣走的,前面兩個線是在發糖。
    前面兩線的士郎不顧死活的喊正義是為了凸顯他在HF中為了某人放棄正義的偉大
    先不提FSN
    fate為了省略他的設定,並不會在動畫中講解有關太多他的詳細設定
    所以單看一部動畫實在真的會很難理解他到底是在講甚麼鬼東西
    基本上你的觀點都算正確,只是有誤差!
    切嗣會下令毀了聖杯是因為看到聖杯內容物不是他所想像的那個樣子
    就好比他最後給他選擇手刃妻女一樣,但是沒想到打破會造成這悲劇
    這也是讓他價值崩潰的地方,他自認為殺少救多即是正義
    只可惜不是每一次結果都如他盤算,所以他救到士郎這個小孩才彷彿他被救贖
    即使是一人也好!
    聖杯其實有大小之分打掉的那個是小聖杯,真正的大聖杯是躺在那座山下
    動畫有一點沒有補到,溢出的黑泥其實被金閃喝光了
    金閃曾經有嘲諷的說「這就是此世間全部的惡?再拿個三倍量來再說吧!」

    聖杯嚴格說起來不是此世全部的惡,冬木的聖杯會變成那樣全都要怪第三次聖杯戰爭,犯規召喚出來的從者「復仇者」安哥拉曼紐,因為太弱一下子就被掛掉了

    掛掉後返回了聖杯,借此汙染了聖杯

    至於甚麼是聖杯?其實這一切都是個騙局,是一個佈置了500年之久的騙局
    真正知道前因後果的大概就只剩下間桐家那個活了500年的老頭「間桐藏硯」

    因為他就是最初製作冬木聖杯以及制定令咒規則的御三家其中一個
    講白點,如果了解錢後的話,從者召換後命令自殺才是正確的聖杯戰爭使用方法
    這點詳細說太多我想您也不是太想知道吧,
    fate的魅力絕對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講完的,
    就您對ZERO的見解來講,您一定看的很透徹仔細
    可惜拿FSN的fate線說真得很差,細節都要腦補或者去查,
    倘若有招一日HF也出完了
    再把fate、UBW、HF全跑一次想必會有醍醐灌頂的感覺
    因為前面兩個也只能說再鋪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