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覺得「遊戲只是故事的載體之一」的我來說,

《Detroit: Become Human》這部主打「互動式電影」的作品對我有無條件的吸引力。

(後來發現,製作公司Quantic Dream很多年前就有推出過同樣是互動式電影的《Heavy Rain》,而且還是一個頗有名的Youtube meme「Shuan!!! Shuan!!!」的出處)

我對這部作品期望頗高的,老實說它也沒有讓我失望;

美中不足的我覺得是音樂,有些選項有點不合理,還有故事的結尾有點過於平淡吧

但是它的故事本身,還有決策的沉重帶給玩家的感受,是我認為本作的最大賣點

整體評價︰A- (按此查看其他作品評級)


以下內容劇透

 

 

 

【決策】

我覺得這作品「遊戲」的一面雖然佔很少,但當中真的有一些精彩的「決策」是讓我思考很久才作出的決定

可能出乎你意料,這些決定多數出現在Kara線

因為Marcus線你只需要決定「和平」還是「暴力」;而Conner線只需要決定服從指示還是把自己當人看

而Kara線有很多道德選擇

像是當你不知道Alice其實也是Android的時候,你要在她的舒適度(影響好感度)與背德行為(主要是偷竊,也影響好感度)之間做選擇

或者是有些人你可以決定救不救,而救的話很可能就會為Alice帶來危險

(不過後來我發現,其實你只要每次都救,然後每次都成功按過QTE,其實就可以全員生還..............)

有一些選擇我真的是想了很久才下決定,這是我覺得「可玩性」最高的地方

 

但是有一些決策是會讓我「嘖」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廣播室,有個男職員逃跑,Marcus可以選擇「開槍」或「不開槍」

我一開始是選擇「開槍」的,但是因為目的只是讓那個職員失去行動能力,無法求助;

但事際上卻原來是「殺」和「不殺」兩個選擇 (我覺得它如果用「殺」和「不殺」兩個詞的話,我就會選不殺」了)

從故事其他細節來看,Marcus的槍法其實很精準,要他射非致命部位的話根本沒有難度,為什麼非要殺他不可呢....

 

因為遊戲要在這裡加一個你要走和平還是暴力路線的選擇,然後和平路線會讓Simon陷入危機作為代價 :P

 

【什麼是他者意識?】

嗯,接下來才是我主要想說的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 - 

你怎麼知道除了你以外的人類,都有像你一樣的擁有意識?如果我告訴你,其實除了你之外,所有的人類,包括我,都是「彷生人」,我們都沒有意識,我們的行動其實都是編程好的,你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答案其實只有一個︰你根本無從區別。

作品的中心思想很明確︰當「彷生人」像真到你根本無法區別,其實哲學上來說「它」就是一個人。

那麼這裡要延伸思考的是,什麼是「人」?更嚴格、準精來說,什麼是「他者」?

What makes us human?

 

我覺得這是Detroit這套作品比較特別的地方。

近年愈來愈多人工智能的題材,例如《Nier: Automata》、《WestWorld》

人工智能的題材看上去很像,或很容易像,包括Detroit,在談論「意識」(Consciousness)

但細想後你就會發現,其實Detroit的核心應該是「同理心」(Empathy) 才對。

然後會再發現,原來「自我意識」和「他者意識」完全是兩回事;而「他者意識」和「同理心」根本是異名同體

 

以故事中的人類為例,他們是如何區別「Deviant」?就是「不根據指令行動」,也就是「擁有自由意志」。

但那只是「看起來不根據指令行動」,就像我們人類,我們看起來有自由意志,但其實我們的行動也是「內嵌在生物奧秘裡的指令」啊。

因此就像我一開始說的,邏輯上人類不可能區分一個人有沒有自由意志,只能是一種主觀的認知 - 這個人看起來有沒有自由意志

好了,到這裡來問一下 - 你的同理心出現過在什麼事物上?

有出現過在死物嗎?沒有吧。有出現過在植物嗎?也沒有吧。但應該有出現過在動物吧!

但你怎麼知道植物沒有自由意志呢?一樣的 - 這是不能驗證的。只不過因為我們沒有跟植物溝通的手段,所以我們才不能在植物身上展現同理心。

如果農夫切菜的時候能聽到植物發出的慘叫聲,那麼佛教推行的可能不是素食,而是絕食了 (笑)。

也就是說「他者意識」是「同理心」存在的必要條件

而人之所以有同理心,就是因為「我」這個概念就是「意識」本身,不是你的身體,也不是你的大腦;

而正正因為你覺得對方也有「意識」,也有「我」的概念,才能滿足「同理」的條件。

 

遊戲中有一個很精彩的環節,就是Conner和Hant去找Kamski,

Turing Test 是著名的測試,用來測試機械是否能夠「思考」;

而Kamski說他有一個Kamski Test可以測試機械是否擁有同情心。

他給了Conner一把槍,看他能是否會為了獲取情報,而開槍殺掉眼前這個無辜、楚楚可憐的美女Android。

你有沒有覺得這個測試,也可以說是「Humanity」的測試呢?

如果Conner沒有開槍,你會傾向覺得他也是一個人;

如果Conner開了槍,你會傾向覺得他只是一個機械。

這就是重點了 - 剛才說了他者意識與同理心是一體的;而顯然同理心是定義Humanity很大的一部份,

雖然不是很緊密的推論,但我們可以看到,意識到他者的意識,是定義人類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這些訊息我覺得是Detroit最精彩的部份~

 

同樣是以人工智能為主題的《Nier: Automata》,其終點也是探討「Humanity」是什麼;

但Detroit和Automata採用的方向真的很不同,

Automata的世界沒有人類,你也不用質疑裡面的角色有沒有意識,它探討的是存在主義,是「意識的意義」;

而Detroit則是「什麼是意識」,或者說「意識與同理心的關係」。

不過不要誤會,我喜歡Automata多太多了ww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よあけ 的頭像
よあけ

夢の調べ.霊魂の音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