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回校....碰見莫Sir

莫︰「啊Zerix,點解你Test個日唔番既?」

我︰「我做手術,入左院」

莫︰「咁你點解唔同我講聲啊?」

我︰「我叫左同學同你講,不過佢話好多人冇番,話你會補測,所以佢就冇同你講」

我︰「我有醫生紙,我聽日俾番你睇」

莫︰「唔係好多人冇番咋bor」

莫︰「啦就咁,個測驗就一定零分架啦」

(對話下略.....)


那次我手術入院,出來有假紙開假我就不去Test了

心想有醫生紙不會有問題嘛

我交待了肥羊那天跟他幫我請假的

但結果肥羊說︰「阿莫見好多人冇番,就索性幫你地補測,所以我冇同佢講」

(但我也沒有再send eclass跟阿莫請假)

我知道後有點不爽肥羊,不過也立即想到是我沒有send eclass的問題

不過今晚有人跟我說︰「莫Sir係話『有d人同我請左假,我就會同佢地補測』」

假設這個人沒有記錯的話,那肥羊的責任就增加了....

結論︰

1. 表面上是肥羊的責任,但歸根究底是我沒有補上;但事件的起源是莫不通人情。

2. 肥羊實在不能信任...(注意不是不能信賴)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