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聽崇基的Assembly,

說「可持續發展」的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大家都早就知道

不管他人想法如何.. 起碼我是確信再這樣下去,不出100年人類就滅亡 / 超過一半人口死亡

不過最近確實漸漸麻木了

這個Assembly令我的警覺重新湧現

就像最近讀 Introduction to Social Psychology 所說的 Priming...

我有點無奈,因為就像講者林超英所說,

這個情況接近無法挽回

人類作為一種生物,無法跨越「短視」這個天然缺憾

即使明知威脅生命,不迫在眉睫,是不會有所行動

然而... 對我來說,有所行動卻與我自身的生命意義

似乎有所衝突....


【老死?】

不得不承認,我們絕大部份人的人生規劃,

是根據一個前提 - 我們能活到老死

於是你的父母現在不惜花費大額金錢供你上學,

你不辭勞苦為了將來有可觀的收入

將來你痛苦做工為了老年和下一代的幸福..

我相信以下這個問題不止是我一個人在中學就會想的問題 - 

「如果你知道你明天就沒命,你會怎麼活?」

事實上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只是想比如說明天被車撞死之類的

但若是現在這樣... 當有如此確鑿的證據顯示你難以活過50歲

咱們卻依然要堅持這樣的人生計劃嗎....

 

【一切都是人口】

是人口的錯,這個不難理解吧

但只是我比較悲觀地覺得,

除非人口減少,不然問題得不到解決

重點是... 人口上升本來不是問題,因為它會自然地到達一個頂點 (我覺得)

但自從科技,尤其是醫療

首先空間可以容納到更多的人口 (高樓)

醫療的進步令死亡率下降

人口於是不斷上升

不過像我剛才所說... 人口上升本來不是問題

但工業革命後人類對能源的需求急劇上升

而且這是無法自拔的 - 你能接受現在叫你回到沒有電腦沒有電視沒有電話沒有燈光的生活嗎?

既然不能,那麼能源的使用就算再省,

其消耗的速度,二氧化碳的排放速度

都是無法挽回的... 最多只能拖得久一些

於是乎這樣下去...只有兩種可能

1. 像今天林超英說的那樣,如果人口不因為其他原因減少,那麼首先很多物種滅絕,糧食不足;要麼北面的冰川溶化,全球水位上升,浸死人或無數人無家可歸;要麼再晚點就因為太熱而無法生存...反正最後還是得死。(事實上當第一件事出現的時候... 人口已經會劇減,那麼問題就會開始自然解決 - 但別忘了那樣會死多少人。)

2. 因為能源的缺乏,各國之間為了爭奪資源爆發戰爭,使用核武ETC,生靈塗炭。反正還是得死。

人類作為一種高等生物,可不會那麼容易就絕種...

又或者像是宇宙的法則一樣 - 物極必反... 人口到底還是會自然調整。

 

只是,似乎死無數人是無法避免的事。而且這種死法比較悲慘。

(其實病死是很幸福的事,最起碼你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死的時候不會恐懼...只不過臨死的時候身體大多比較痛苦)

尤其是各位住在香港的 - 極有可能香港在未來數十年就會浸在水中。

 

【天生短視】

所有生物天生都不具備遠視的能力... 最起碼在我們現在知道的物種裡面。

某程度上,我覺得人類的其中一個作為靈性動物的條件便是可以憑知識來推斷遙遠未來的事。

但這種能力只是「認知」,而不是「感官」,

它不會令你感到「恐懼」... 

人類對於愈遙遠的威脅,就愈沒有感覺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所以我們明知身處關乎生死的危險之中... 依然無法捨棄身邊比生命不重要的事物

尤其是當你覺得自己的行動對大局來說幾乎起不了作用時。

 

【矛盾】

如果你問我,說了這麼多,你會做什麼?

那你就問對了,其實這才是最關鍵的問題

老實說,其實我很想去解決這個問題

又或者起碼自己可以出一分力去解決這個問題

然而我人生意義「羈絆」這一點從來不曾動搖

羈絆其實便是束縛

就算我知道如果我生了個兒子,他可能活不到30歲就會死

可你會告訴你父母「因為世界快要滅亡了,我不要我兒子遭這罪,你們可以不要抱孫子嗎?」嗎?

就算我想未來的工作是加入環保NGO,

你忍心辜負你父母寄予你身上的經濟期望嗎?

到底,父母、愛情、友情這些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基於這一點,我就算明知自己活不過50歲,

我還是不能放棄這些東西去為了嘗試令人類活得更久

所以我很矛盾...

有點「不如幾十年後大家都一起死光光」算了的感覺

不要覺得這樣很悲觀很慘... 我倒覺得沒什麼

只是有點Shocking... 對於我們這一代從小對人生有著一種完整期望的人來說

全站熱搜

よあ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